绿玄机

爱错了人,才心中有鬼吧…
这大概是
来自情敌的节日问候…

放肆—榕毓笔记1

旗手奇奇:放肆之子(恪恪)
放肆之女(小七)
旗手赵老师:榕毓是这个夏天最好的礼物

靠乐乎首页微博首页的伟大旗手们活得好开心!
自己发幻想玩哈哈

小七发博
恪恪:又提找女朋友,什么意思?怕人知道?
小七:我是告诉大家我没有女朋友好吧,我有男朋友的
恪恪:穿秋裤了吗
小七:你自己来看


奇奇评论小太阳的图
小七:奇奇骂你熊样,是说你黑吗?
恪恪:给老娘滚!

恪恪和小王子逛南锣鼓巷
恪恪短信:小七我和你的店合影了
小七短信:嗯,你还和WNJ合影了,速归。
恪恪短信:着什么急 没逛完
小七短信:写歌,需要艹灵感了

在乐乎,占位,等某人搜索自己的名字……虽然怕怕的…但是…

牢骚

想发点牢骚…
喜欢上小七两个多月了,也算是进入了饭圈吧?第一次进入饭圈,刚开始很开心觉得新奇,现在,觉得心累了…还好乐乎是个美好的世界。
留个地方,不停的发牢骚吧…

【榕毓】开发者 07

喜欢过40就有fever车了!

硬净:

/07






闹钟吵醒了熟睡中的人。
黄榕生皱着眉头眯着眼睛伸出一只手到床头柜上到处摸索,找到闹钟的按钮按了下去。动作惊动了躺在他胸口上的人。黄榕生低头看,那个黑色的脑袋挣动一下,头往上抬,露出长长的睫毛。黄榕生端详了一会儿,摸摸他服贴细软的发,怀里的人睁开眼睛,睡眼朦胧。尹毓恪的右脸因为贴着黄榕生胸口的缘故,被压得有点红,看向他的眼神还带着茫然。“醒了?”黄榕生手指穿过他的发丝,反复摩挲。“嗯。”尹毓恪声音脆生生的,又把下巴放在黄榕生胸口,盯着黄榕生看。“饿了。”“饿了就快起床,想吃什么?出去吃还是点外卖?”“我想吃五一广场那个焖锅。”“好。”黄榕生手穿过被子,搂住尹毓恪的腰,声音喷在尹毓恪耳边,“你压着我怎么起来?”“屁股疼。”尹毓恪把头埋在黄榕生肩窝。“嗯?”黄榕生手轻轻按摩着他的臀部,“怎么……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尹毓恪困难地站起来,黄榕生透过晨光看着他瘦削的身体,让他有点心动。尹毓恪在里面洗漱,黄榕生接了个电话,向厕所的方向问道:“狗子刚好有通告临时回来,让我们一块吃饭。”“唔……”尹毓恪嘴里含着泡泡,对着外面吱唔了一声。“要叫上焦迈奇一块吗?”“好。”

等两个人都收拾好,黄榕生对尹毓恪说:“我先下去退房,你一会儿再下来。”“好。”尹毓恪乖乖地答应。黄榕生看他,脸色有点发白,再没有了往日那种怼天怼地的炸毛状态。他揽过尹毓恪,亲了口他的额头,就打开门走了。


等两个人打车到了五一广场,尹毓恪被黄榕生拉着走,不时有迎面走过来的路人投来打量的目光。尹毓恪快速挣脱掉黄榕生的手,把戴在脸上的口罩往上紧了紧。等过了人流多的地方,黄榕生又感觉到尹毓恪的手凑过来,他赶紧牵住他。两个人没有说话,一前一后,黄榕生走在前面,尹毓恪戴着口罩走在后面,走得很快。即使不时有人看过来,也始终没有人放手。


“昨天新买的,那个啥牌子来着……我忘了……”焦迈奇扯着自己衣服的领子,想努力看清衣服里面标签的牌子,顺口说道:“你俩日子过得挺潇洒的,都不回来住的噢。”尹毓恪的脚在桌子底下蹬了他一下,于是焦迈奇的身体不大自然的动了一下,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而捂住了嘴巴,看向旁边的赵英博。赵英博一脸平静地吃着碗里的东西,显然是没有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,“公司让我下半年开始健身,教练都给安排好了。”他有点苦哈哈的,“到时候肯定不能吃这些东西了。”“你那是增肌,又不是减肥,不用节食的。”黄榕生看着他吃了两盘牛肉,笑着摇了摇头,他余光随时都在注意坐在旁边的尹毓恪,后者嘴唇发白,看起来休息的很不好。“对了,你现在一个人住呢吧尹毓恪?”“啊。”“我今天早上还说来给你们一个惊喜。我先去问了小七哥住哪个屋,又来敲你的,结果你俩同时失踪,我还奇了怪了……”赵英博从奋战碗里的东西中抬起头来,看尹毓恪:“老实交代,你干啥去了。”黄榕生和尹毓恪心里几乎同时咯噔一下,尹毓恪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。“我去加点我碗里的调料。”焦迈奇站起身,赵英博随即也站起来,“我的也差点味儿,咱俩一起。”黄榕生这才转过头去看尹毓恪,后者眉头始终就没舒展过。东西也没吃什么。“还痛吗?”黄榕生认真看着他。“腰痛。”尹毓恪有点恹恹地,没精神的倒在他肩上,只一瞬就又立起身来。一只手伸过去按压他的腰和尾椎骨,却又被尹毓恪阻止。赵英博和焦迈奇往回走就正好看到这一幕,黄榕生靠得很近说着什么,伸出手摸尹毓恪的腰,却又被后者的手很排斥地推回去,气氛甚至有点暧昧。赵英博停下脚步,“你觉不觉得……”他看向焦迈奇,“他俩有点像……”“你想多了,朋友。”焦迈奇拍拍他的肩膀,往回走去。


等到赵英博吃好玩好了,黄榕生送他上去机场的车。
两个人站在车旁边。

“狗子。”黄榕生突然叫他。“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。”
“啥?”赵英博蹲下去系鞋带。
“其实……我和尹毓恪……”
“啊?”赵英博站起来认真听他讲话。
“……没什么,我是说我和尹毓恪……都会很想你的……”
“哈哈,你神经病啊……”赵英博用右拳抵了黄榕生胸口一下,“我也会很想你们的。”
“你快去吧。路上注意安全啊,到了打电话。”
“好。下次还有机会见面会提前联系你们的。”

等车都消失在视线中,黄榕生还站在原地。就差一点点,他就能把那句话说出来,但他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。

那也是尹毓恪害怕的事情。





————
这几天开学了,有点忙,喜欢过了40明天就写一篇由《fever》引发的车,哈哈哈哈哈。

一家四口怎么回事👨‍👩‍👧‍👦

经过紧张的讨论,目前结论是:

恪恪妈妈带着奇奇大儿子出去旅游了,
小七爸爸和巴拉根小儿子天天在家玩手机…

大儿子粘着妈妈,小儿子粘着爸爸,一点二人世界都不给吗…哼…

这个夏天,有好听的歌,有你爱的人❤️

用心来守护的秘密
就算我很委屈为你我也愿意
我答应过你永远不让你受到伤害

你我之间的美好
不会再出现裂缝让我来守护
我答应过你永远陪你不让你哭泣

所以这是你们的秘密吗,我也相信,不会再出现裂痕,小七别再受伤害,恪恪别再哭泣❤️

图片来源各个水印上的美女~

这就是我男朋友学习的榜样了。

小七:话筒很沉吧,我来拿~
恪恪:那我帮你拿一个小的吧。
小七:都给我!我来拿

小七碰掉了话筒和标签;恪恪连忙去捡。
恪恪:这不会让我们来赔吧。

小七说错话了,泄密了。恪恪咬耳朵。
恪恪:傻啊你这不能说的。

这个直播真是辛苦恪恪,照顾一个180的智障,随时可能碰掉东西随时可能说错话的智障… 恪恪真是成熟稳重有担当!👍